The rover.

我不是诗人,不是摄影者。只祈求在繁华喧闹中做一个冷静的路人。

高原

恐怕我已确实丧失了写字的能力。偶有情感波澜,出现在脑中的也往往是画面而并非文字,也可能是我的表达太过苍白了吧。
细想起来,我已经有两年没回过家了。这个家并非某个两室一厅那样具体的实物,而是一个源自梦中的领域,我自己的高原。我曾向最好的伙伴描述高原的情景,天空湛蓝,日月星辰在其中确有琥珀的质感,鹿群在远方无边无际的白桦林中奔跑,在湿润的土地上轻轻踏上蹄印,沉闷的脚步声至今仍在耳边回响。你问我为什么喜欢鹿,因为它们是我高原上的精灵。
我曾梦见高原的毁灭,像被焚烧过的灰烬,在一阵风之后坍塌了骨骼并且消失的无影无踪。我并未伤感,仿佛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,又或者是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再次接近它。所以我总是在清醒的时候不断回忆它的样子,甚至是树木,雨露划过指尖的触感。然而这种感受却难以延续,出现在梦中的情景依旧是聒噪与凌乱。这并不痛苦,更像是一种好奇心的驱使。在我的潜意识里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个地方,我只是希望能再次将它找到。可是好像无论做了多少努力,结果都与理想渐行渐远。这两年里,我一无所获,渐渐迷失在寻找的路上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