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rover.

我不是诗人,不是摄影者。只祈求在繁华喧闹中做一个冷静的路人。

无题

后天宝宝就要走了,我贪恋每一刻与宝宝相处的最后时光。很有可能,在之后的一年里,都不会再有与她这样朝夕相处的日子了。又或者,在这可预见的四年内也同样机会寥寥。最令我担忧的,是这完美的故事在高潮中落幕。

我对她一直有种特殊的感觉,超过一般的爱情。从我第一次在网络中与她结识,在我心中,就已经萌发了些许奇幻的想象,即使当时身边仍有故人相伴,而这迤逦的梦却依旧在意识里深埋。直到我直面惨淡的死亡,在高山之颠与低温和心中恐惧相搏之时,以往虚幻的画面却变得愈发清晰,这是我十分确定的可能。

千丝万缕的关联牵引了生活的木偶,当她决意来到我的城市时,欣喜之余我亦有些惊慌,唯恐辜负了她,也辜负了自己。能力有限,尚不能遮风挡雨,责任如山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在我们短暂的生活里,很多事只容你选择一次,因而每一个决定都必然前思后想考虑得当。时代繁杂,我总希望可以让她轻松一些,不必为无聊的琐事劳神。爱情投出了一记标枪,总要有人去追赶,我希望自己是那个善于奔跑的人。

溯溪而上,山顶越来越近,水也越来越浅,而眼前却出现了无数条支流。目力所及无法辨出源头。如果不能同路,便祈祷殊途同归吧。先见了自己,再谈天下。我想要最好的结果,予她最美的景色,若为天赐神物又如何甘心于苟延残喘?

我愿将此刻掩藏进时空的胶囊,深埋心底。若它日征途玉碎,心中仍有一方净土可聊此余生。在那里,她24岁,睡在我的枕边,呼吸轻盈。我,神思清醒,静待太阳初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3月18日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凌晨5点55分